没有人能阻止我对鸡翅的爱的啊忘

真是日狗,你要说球球编曲上有雷同那我也认了,但是作词上你要说有问题我真是不能理解,球球简直是词作扫地僧好嘛🤢🤢🤢

想问问大家,怎么样还能获取网易云音乐上的【听大张伟唱歌】那个歌单里的歌啊!!!好后悔没有都下载下来😖😖😖😖😭😭😭😭😭😭

契斯曾剖析过这种失败的感觉:“自我审查意味着要用他人的眼光来阅读自己的文字,这使你成为自己的法官。你变得比任何人更严格、更怀疑,因为你作为原作者,知道审查员不能发现的东西——你那些最隐秘的、没有说出来的思想,你感觉你仍能从字里行间读出。你把你自身所不具有的想象的审查能力赋予阅读,把文字所不具有的意义赋予文字。你追查你的思想到了荒谬的程度,达到了令人眩晕的效果。在那里一切都是颠覆性的,甚至接近它都是危险的、毁灭性的。”审查和自我审查不仅导致精神奴役,而且还毁掉了民族千百年发展起来的语言。许多词汇的内涵被扭曲,观念被描述成一个事实。

这是一种痛苦的结合,其本质是,每一回不安的颤抖只会将两者拉得更紧。政治艺术家最钦佩那些帮助他们理解自身不安情绪的革命政治家。当列宁坦言自己怕听贝多芬时,他说到了政治艺术家们的心坎里。列宁说他聆听贝多芬时会有一种冲动,想去赞美那些活在污秽地狱里面仍能创造美的人,想去轻抚他们的头领,可在这个时代,你不能这样做,你得重击人家的头颅,毫不留情的重击。

就像最虔诚的教徒被感化成为祭司——神职人员出于奉献精神自愿为有罪之人服务,成为“社会主义新人”的艺术家也同样被服气了政治布道的重担。但最终,御用文化的平庸陈腐抹平了艺术家原初的革命自豪之情。哪里有神圣的磨难?殉道者的激情很难死灰复燃,但他们仍不罢休。新秩序的加强反倒滋生出一些新的“激进派”。他们将原本相当可靠的同志打成了“资产阶级”;他们到处挖“叛徒”;他们自封为无法无天的英勇游击队员。他们代表国家发怒,而不是向国家发怒。他们希望国家机器重新致力于艺术——国家的精神先锋。他们大声疾呼,人人都须看清,在御用艺术家僵化的面具背后,上帝自己正汗流浃背地创造“社会主义新人”。


节选自《天鹅绒监狱》――匈牙利 尼可洛什·哈拉兹蒂

―――――――――――――

看了一本书,读到其中的段落时有些触目惊心,想到了很多。想到了张伟,想到了老舍,甚至想到了看【南方周末】时陈道明说到他的父亲。
这本书描写的是东欧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后期的社会文化生态和文艺知识分子的精神状态。
看来却觉得人生处处是相同。

他回到城中,人们纷纷迎上来。他们异口同声的呼唤着他城中的【人】趋前说道:
请不要就这样离开我们。
你一直是我们黄昏中的正午,你的青春引导我们的梦幻进入梦幻。
你并不是我们中间的陌生者,也不是过客,你是我们的【儿子】,我们诚挚爱戴的人。
不要让我们的眼睛因渴望见到你的面容而酸楚。

……

其他人也走上前挽留他。但他没有作答。他低头不语,身边的人看到眼泪坠落到他的胸前。

―――――――――――――――――

【人】:原文是老者。
【儿子】:原文本是儿子,放到眼下,虽然大蜜常叫张伟〖儿咂〗〖崽崽〗的,但是这种爱意包含着幻想,我们对他的好感无以复加,可是有时也会给他带来一些麻烦,然后是他来照抚,或许这种爱意和好感是相互的。

一点随想,廖无他意。

看着七十二层奇楼,觉得几个成员关系都还挺融洽的,都很积极参加活动。
看到【月亮走我也走】的时候瞬间就忍俊不禁想笑,然后看他洗小衣服真是萌吐奶还小短裙还把老人玩偶放房子里不看(ˊᵒ̴̶̷̤ꇴᵒ̴̶̷̤ˋ)👍厉害了
一开始觉得这节目还挺无趣的,就看底下评论了,直到琉璃城那段才觉得有意思。
还要说一句,张伟简直了,真是哪有他哪欢乐ღ( ´・ᴗ・` )比心,还一下就躺床上了,后面对歌也很敏捷脱口而出,【胡大姐,唱完了吗】【胡大姐,拜拜您呐】,唠嗑专业户啊(ˊᵒ̴̶̷̤ꇴᵒ̴̶̷̤ˋ)👍厉害了

第一期看下来好像主打的是吴亦凡,而且有一种给他秒堆智商人设,觉得稍快了点【虽然平常不看娱乐版,但是吴的人设好像不走智商类的】感觉还是挺有意思的,尤其是去这样很特别的地方之类的。第一期还是熟悉的过程,希望第二期第三期可以进去正轨ღ( ´・ᴗ・` )比心

还不太会做表情包,献丑了〔⚆Π⚆〕我好方

第一张名为:YOU WERE IN MY DREAM

第二张名为:YOU ARE MY BRIGHTEST DREAM

P图使我快乐,一张图也要P成百张图。